薛定谔的亏损 大刘家族对恒大投资的回顾

太阳成官网 ?

2021-09-23 21:46

  • 恒大系股票低迷看起来已成定局,刘銮雄似乎到了要及时止损的地步了。

    太阳成官网 刘銮雄正在出清其在中国恒大股票上的投资。

    从今年1月4日港股开市以来,这只地产股一路向下探底。尤其当下半年市场气氛沉重,恒大于股债两个市场的表现受压。

    而在危机被彻底点燃的9月,中国恒大更是在9月8日跌破3.5港元发行价。截至9月23日收市,中国恒大报收2.67港元,已较年内高点跌去84.5%。但要知道在最辉煌时刻,恒大集团地产上市平台中国恒大的股价一度达到31.55港元,总市值超过4000亿港元。

    经营层面出现问题,恒大系股票的低迷看起来已成定局,刘銮雄似乎到了要及时止损的地步了。

    出售行动

    9月23日,华人置业集团发布公告宣布,该企业在2021年8月30日至9月21日期间,透过公开市场出售合共1.09亿股中国恒大股份,总代价约为2.47亿港元,每股出售股份平均售价约为2.26港元。

    另一边厢,刘銮雄妻子、华人置业目前名义上的实控人陈凯韵(甘比),也以私人方式对中国恒大进行了减持。根据披露的资料,她在8月26日和9月10日分别以每股4.48港元均价出售了631.2万股、每股3.58港元均价出售了2443.6万股中国恒大的股票。

    另根据港交所申报记录,甘比(私人+华人置业)2021年8月26日至9月10日,确切减持了约1.38亿股中国恒大股份。这两周期间,中国恒大的平均股价仅为3.73港元/每股。

    大刘家族在中国恒大股票投资上的巨额亏损,此前就有预兆。

    自2018年起,华人置业就开始公布其在持有中国恒大股票上出现浮亏。2018年当年的数字为浮亏31亿港元,2019年的浮亏为16亿港元,截至今年中期亏损则达到48.9亿港元。只是由于并没有实质上的减持行为,因此上述亏损只体现在纸面上,直至如今。

    在最新一份公告中,华人置业暗示了继续抛售中国恒大股票的可能性。该企业提到如果年内继续按2.26港元均价出售所持有中国恒大所有股票,发生的亏损将达到94.86亿港元。

    回溯过往,大刘家族在中国恒大的持股,是于2017年至2018年期间集中购入的。刘銮雄与许家印私交甚好。而后刘銮雄是2017年后恒大股价飙升的最直接推手之一。

    中国恒大在2017年上半年开始频繁遭受对冲基金伍德资本(Lakewood Capital)等空头机构的袭击。为抬升股价,恒大在3月末开启回购,短短一个月内斥资58.78亿港元回购6.77亿股股份。

    刘銮雄亦在4月初入场。据了解,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一年内,这位香港富商就买入8.58亿股中国恒大股份,占恒大当时已发行股份的6.51%,共花费约132亿港元。以相同的理由,2018年8月刘銮雄再在短时间增持了中国恒大1.19亿股,并为此花去28.32亿港元。

    而这还不包括刘銮雄通过名下的证券行天发证券,或其他私人途径增持的股权。另外,华人置业亦是恒大地产2009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基石投资者。

    当年刘銮雄与其他恒大支撑者的重要成员,包括新世界集团郑裕彤和中渝置地张松桥,分别斥资5000万元获取了中国恒大部分原始股份。此后直至甘比于2017年10月19日首度申报其持有恒大股权,期间刘銮雄是否进行过增持或到底进行过多少次增持,目前已难以追溯。

    总而言之,刘銮雄目前通过妻子甘比持有对中国恒大的股票投资。明面上的持股,按照中国恒大集团2020年年报,总持股数量11.73亿股,持股比例8.86%,其中华人置业拥有7.89亿股。

    同时根据港交所披露,在8月26日首度申报减持时,甘比持有中国恒大股权,进一步上升到9.01%,持有约11.94亿股股份。

    亏还是赚

    目前一个令投资者好奇的问题是:那么大刘家族12年来对中国恒大的投资,到底是亏还是赚?

    如果简单用股价涨跌的角度看,刘銮雄对中国恒大的投资无疑是失败的。先不论这两年来,由于股票插水导致的亏损,因为他本来也不打算靠这个挣钱。

    华人置业行政总裁兼实行董事陈诗韵(甘比的姐姐)此前就曾多次表示,对于恒大的持股是长线财务投资。投资策略不是赚快钱,而是保值,换句话说是靠派息赚取收益。但中国恒大多年来的分红或许也并未能覆盖其成本。

    资料显示,上市以来中国恒大共进行了9次股东分红,派息总金额达到约672.83亿元人民币。其中2011年度分红28.29亿元;2012年度分红21.39亿元;2013年度分红63.38亿元;2014年度分红67.32亿元;

    2015年度分红52亿元;2016-2017年度由于借壳事件一度暂停派息,后来却一口气分红147.26亿元;2018年度分红187.31亿元;2019年度分红85.81亿元;2020年度分红20.07亿元。

    就算大刘家族一直以来都拥有最高比例的9.01%持股比例,多年下来靠分红也只有60.62亿元的收入。何况刘銮雄在2017年那波大额增持前,他在中国恒大的持股相信不足1.5%,获分派的利息就更少了。

    粗略计算下来,就算加上汇率因素也难以超过百亿港元。而大刘家族是在一片涨声中分多次陆续增持中国恒大,买入成本逐步增高。资料显示,仅华人置业持有的中国恒大股票,总成本就为135.96亿港元,平均成本15.8港元。

    但换一个角度,通过与地产黄金时代增长势头最强劲的房地产巨头绑定,刘銮雄真的要为这数十亿港元亏损而感到忧心吗?都说成大事者不以一城一池为得失,恒大集团对于刘銮雄来说,真正价值并不体现在股价上,而体现在恒大多年快速扩张所带来的红利。

    大家或从物业权益处置和高息债两个方面得以窥见个中微妙。

    2015年国内房地产市场下行,扩张需求巨大的恒大花巨资吸取了其香港支撑者在内地开发的项目。其中2015年7月,恒大以65亿港元代价收购华人置业名下爱美高集团,将位于成都的西锦城、都汇华庭和华置广场3个住宅及商业办公楼项目及一笔私募基金收入囊中。

    同年10月,恒大斥资70亿港元向华人置业、中渝置地、信和置业三家企业收购重庆住宅项目御龙天峰权益。其中华人置业获得17.5亿港元现金款。

    11月,华人置业再将手中位于香港湾仔黄金地段的写字楼项目美国万通大厦,以125亿港元代价售予恒大集团。华人置业从此次出售事项中录得15.29亿港元的收益。

    高息债是大刘家族最热衷认购的投资标的之一,其中中国恒大债券则最受他们喜爱。恒大多年来依赖杠杆的激进扩张,推高了其发债成本。刘銮雄等投资者反而从中获益,凭借利息收入获得丰厚回报。

    据了解,仅2010年一年,刘銮雄就两次认购了恒大发行的总额高达7.5亿美金的企业债券。2019年开始,利用华人置业作为平台渠道,大刘家族更投资了大量地产企业发行的高息债,其中仅2019年内就买入11只总额约23.85亿港元的债券。

    2020年1月29日,华人置业公告宣布将出售上限为80亿港元的21只各类债券,其中中国恒大发行的就占去4只。

    包括中国恒大发行的2023年到期的优先票据,利率10%;中国恒大发行的2024年到期的优先票据,利率10.5%;中国恒大旗下景程发行的2023年到期的优先票据,利率13.75%;中国恒大发行的2025年到期的优先票据,利率8.75%。

    撰文:刘子栋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恒大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